白裘

扩列:1400529447| ᐕ)୨

【渣反/冰秋】收徒


         沈清秋一袭青衣,执一纸扇,黑发随意束着。面若仙人,身畔竹香缭绕,如鹤掠寒塘,引得一众文艺青年仰慕。

        沈清源侧身浅笑道:“师弟觉得这些后辈如何?可有中意的?”

沈清秋正寻思着洛冰河今早脾气的源头,一时有些不知所云,呆滞了片刻,这才徐徐道,“我觉得不错。”
纸扇又不徐不缓地摇了几下,随即被“倏”地一声合上。手臂还未来得及抬起便连同折扇一齐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锁在背后。而另一只手又不由分说的绕过他的手臂,与他十指相扣,一丝热温扑到沈清秋脖颈间。

“师尊真当要收弟子?”

对面山门下一片抽气声,若不是两只手均被锁着,沈清秋真恨不得挖个坑把自个儿给埋了。

“洛冰河来啦!”底下不知是谁长吼一声。

众人这才如梦初醒般蜂拥至洛冰河。对他一阵拳打脚踢。

洛冰河也不躲不闪,只是护着沈清秋。

岳清源试图开导道道:“不如你们先避……”

一句话还没说完,一把剑横到他们间,柳清歌沉声道:“小畜生,你还敢回来?”

.洛冰河抬起头来,暼了一眼柳清歌,在沈清秋耳边道:“师尊,先等我一下。”

说罢便足间一点,与柳清歌打了起来。

“仙魔打架啦!”

不知谁又仰天长啸,一句场面一度混乱。

沈清秋汗颜,不知如何插手,只好道冲洛冰河道:“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洛冰河真当不再动手,退到沈清秋身侧,一言不发地取下心魔,在空间上开了一道一人大小的黑口子,两人一并溜了进去。

沈清秋打量了一下四周,是魔宫没错了。

两人本是一齐进来的,现却是一前一后的走着。中间拉开好一段距离。

走了半路,沈清秋思量着说些什么,却突然听洛冰河小媳妇儿样地跟在身后委屈道:“师尊当真不知弟子的心意?”

沈清秋愣了一下,前思后想,把今儿个一天发生的事从早上洛冰河听说他要去干嘛,到刚才的混战,这才明白他在生什么气。

想着有些好笑,却又让人心疼。

洛冰河是有多喜欢他啊,喜欢到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以让他手足无措。

他在痛苦与绝望里待的太久了,他已经失去过他一次,不想再尝试一次这种深入肺腑的难以抑制的痛了。

沈清秋停下脚步,洛冰河也随之停下来。

他与他两两相望,沈清秋把背着的手抬起来,想要摸摸洛冰河的头,考虑到身高差距又悻悻收回来,改扶他的肩膀。

“不收了,为师有你足矣。”
.
      

【渣反】究极舌吻奥义


这几天准备了“春山恨作家会谈”

不知是谁提出了舌吻的声态表达,各修真修魔踊跃讨论

三胞胎道姑抢先道:“有舌头碰撞的哒哒声!”
柳溟烟精炼补充道:“滋滋水声”

就在场面一度火热之时,尚清华突然兀自抖腿道:“咚哧哒咚哧哒呲”

众人:“???”



【渣反/冰秋】

文笔超辣鸡
绝对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清净峰素来是个清净的地方,近些日子却是有些人心惶惶。

“师尊!我每晚都能听到奇怪的簌簌声在窗外响起!却寻不得一丝马迹。好可怕QAQ”婴婴嘤嘤道。
沈清秋脸上泛起一丝绯红,不知是被茶杯里氤氲雾气蒸的还是怎么的。

刚想出声安慰,明帆又挤过来道“那可不妙!说不定是什么不长眼的魑魅魍魉”,说着抬脚就往门口走,边走边道:“柳师叔一定有法子……”

“站住!”一句话还没说完沈清秋便猛的站起来,搁在桌上的茶杯被震得荡出茶水,在桌上留下一道水渍——脸上更红了。

望着脚还悬在门槛上的明帆和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的婴婴,沈清秋深知自己的失态,噎豫了半天才解释道:“为师是说‘为师自有办法’,就不要麻烦你柳师叔了。”

【然而沈清秋暗自思忖总有一天要好好教训明帆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】

这天夜里,清净峰峰主的屋里传来委屈的嘤嘤声,经久不散……

【冰秋】睡觉

        没营养的睡觉日常
        文笔粗糙   ooc严重



       沈清秋颤抖地合上那本万恶的《春山恨》,一个人呆怔,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 他望了望床上的洛冰河,扫袖吹熄烛火,,偷偷摸摸地爬上床,动作轻而慢,生怕吵醒了已经睡熟过去的洛冰河。他掀开被子的一角,像一条灵活的泥鳅似的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 刚窜入被子里,洛冰河便凑了上来,双手熟练地环住她的腰,把她圈在怀中,牢牢地禁锢。沈清秋被他这一气合拳的动作吓得以多所险些掉下床去,幸好他反应快,反手抓住了床头的柱子。待他稳住身子,转过头去准备呵斥洛冰河一顿,却不想他微闭双眼,剑眉舒缓。井然一幅睡熟的模样,想来他刚刚那一套动作,仅是下意识地想抱住师尊,并非有意之为。沈清秋挑了挑眉。心中却涌起一股暖流,从心口溢出来,顺着血液,直到充斥全身。

    洛冰河把头埋在他的肩头。温热的气息带着微微的湿度,喷在他的颈窝有点痒又有点舒服,他有些犹豫是否要把他推开。望着他熟睡的脸,踌躇片刻,终是于心不忍,微微侧身,把手搭在他的腰上,往他那边靠了靠,贴着他有规律的起伏的胸口,心里也踏实不少。

     沈清秋刚想瞌眼。余光瞥见洛冰河的后脑勺,伸手愤愤道:“这小子睡觉,也不知道解开发带”语气里带着略微的责备之意,若洛冰河此刻还醒着,听到此番话,还不委屈地跑到哪个旮旯里种蘑菇去了。

    话虽这么说,但沈清秋还是蜻蜓点水一般,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再亲不过的吻,随后才满意的睡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