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椒

查看个人介绍

花看半开,酒饮微醺









QQ:13972512480

【渣反】沈老师穿越的时间被推迟了???

✘小学生文笔

✘绝对ooc

✘第一人称视角窥探沈老师的真实想法【羞射♂】

✘关于沈老师穿越晚了的故事

✘内有凶狠冰出没还有我的婴儿学步车【丢人】

✘不是刀,请大家安心食用

✘balabala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再来一次,你还是叫我重蹈覆辙,叫我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 山际见来烟。

    我翻了个身,叫云雀足足啾满了五声这才竖起来。磨磨蹭蹭地着了衣,也不着急做事,也就搬了幅桌椅到院子里去,半掀着眼皮, 手端着水茶捧一话本,慢悠悠地呷一小口,细品着,不知长沟流月去无声,只知席间花 影坐前移。端的是荏张斯文。300年前,有喜欢嚼舌根子的道我慵懒,这可是百口难辩,活了700年了,在这地儿蜇居500年,侍着修为早已经不必进食。蜇居的前200年呢我还寻着本性不时下山打打怪救人,那别人的话给自己贴金也就是除暴安良,救死扶伤。时间一长,名气便大了,不免引得魔界的关注,我怕一个故人顺藤摸瓜找到我,这儿百年也就妥帖了,干脆闭门不出没事在院前栽几修竹子,不知过了几百载,春雪初融春雪乍起,已是满山的竹叶青。这是我最值得吹擂的事了。

——我以前住的那座峰也是这样青。

——在一个以一生为界限的荒唐梦里有一个故人也为我栽过竹,只是此生我怕是没那么走运,无福消受。

    有人想听那个梦?我只能告诉你那个梦里,我和那个故人,抛开红尘束缚,道德作理纠缠在一起,很长很长的梦,连我也差点陷进去,再也出不来,罢了,那只是个梦,我倒是可以和你们讲讲我的故事。

毕竟我实在是太闲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叫沈垣,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现代人,被一本《狂傲仙魔途》起地穿越到这儿来,穿越就穿越吧,原装货居然还是个炮灰???还是那种主角最恨的头号炮灰???我运气向来不大好,否则一本书就把我气死?这不,一下来主角就已完全黑化,先是被莫名其妙地拉取关水牢,再又是百般羞辱,唯一有点好感的掌门也因为自己被害死,最后种种酷刑,什么剜 目割舌,抽筋扒皮,五马分尸,要生不得要死不能啦,我通通体验了一遍。

我以为我会死,不想那个梦救了我一命——我借肉芝金蝉脱壳了 。隐居与此,和前边说的,已经整整七百年了。

我是元婴期,也就是说还有100年就可以渡入轮回了。说实话,我很期待,毕竟我活的太过荒谬。

——我的身体 还记得暗无天日的日子,血是铁锈味,肉是腐臭味,他哼一声是叫我死一次再活过来。

我的身体叫我恨他。那个梦却叫我爱他。我前瞻后顾,进退两难,如履薄冰,生怕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丢人。

    枉我做了几百年的人。

    我枕着肱,悠栽悠栽晃了一下腿,罢了,而今归山隐林,做半个出家人,躲脱尘器,不理世事,坐享一片空寂,渡完我这残缺不全的人生也就……

    “黄瓜兄!!!黄瓜兄!!黄瓜兄!” 

    “???” 我来不及惊异竟已开始回味着名号。

    支起身子,便瞧见竹间携着个影影绰绰的白影,望着那人影的视线也变得灼热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只有在那个梦里才有人那么叫我。

    白影冲出来,我看清楚了,是尚清华。是他。

    尚清华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我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——这座山我布了结界,凡事修为亚于我的几法动用灵力,没法御剑。

    我扶着桌子,指尖泛白,心中波涛汹涌,他该是死了才合平情理。穹窇十二峰被洛冰河灭了满门啊!

    待我胡思乱想之际,尚清华慌乱抓了我的衣襟,定定地看着我;“黄瓜兄,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回我们晚到了……”

他又另过头喘了一口,道:“我借肉芝逃过一劫,只是冰哥不知道怎么回事把所有都想起来!他觉得你没有死,正满世界的找你!但你要小心他不是以前的洛冰河,他知道你在哪人所以你快——

    我呆怔着,还没完全理解,只听“嘭” 地一声,石破天惊,万山齐震,满山的竹子像是草受风吹,齐刷刷的倒下去。

    心里“咯噔” 一下,叫苦连连。

    ——这可是我花了整整五百年才种起来的竹子!

    温良恭俭让。

    温良恭俭让。

    温良恭俭让。

    我单手捻了个诀,召出修雅,颇有拼了老命的野蛮架势。眼狠狠地剜过去,竟再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有一人身形颀长,黑衣背剑,凌空而立,睥睨众生,冷若寒潭。我受着这目光,这度日如年的苦。

    他从空中跃下来,背后的长剑泛着紫光,妖。

    洛冰河划开裂缝,抓了尚清华的衣领,一脚踹进去冷道;“回头再收拾你。”却是向我逼过来。

    拿剑 的手抖得厉害,我知道自己敌不过他,但排场还是得做足了。

——否则就真一败涂地了。

    我硬着头皮与他对视,他却是心定神怡,只手攥了我的手腕,稍一用力,修雅便珰琅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洛冰河笑着把我抵回瘫椅上,轻挑地捻了一绺我的头发凑到鼻前嗅了一下,言语间半是谑半是轻蔑:“师尊就这么怕我?” 

    何止是怕啊,光是对视已花尽我满身解数,而今已是授受不清了,打个不恰的比喻,我抖得像是筛糠。

    他阴晴不定,冷哼一声捏住我的两腮,给我把头别过来:“沈清秋,不知道你用什么法子给我编制幻境,看你如今苟延残喘的样子实在是蠢得很.不过那里边的你倒是令我很动容。我以前怎么没想到你还有买屁股的本事。还不给我滚到床上去?” 

    耳根子烧起来,我怒不可遇 ,反倒是不怕了,不知哪里借来的力气,抬脚就往他胸口上踹。

    不料洛冰河谨慎得很,反手抓住我的脚踝,往上又那么一折,把我整个叠成羞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!!!” 我惊地说不出话来,右手又打出一记灵力暴击,他故技重施,不偏不倚地接了这一招,抓了手腕也低到头顶,这下我完全动弹不得了。洛冰河解下腰带缚了我的手,又不知点了我哪里穴,全身灵力都塞住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眼看着手都要从腰上游到胸口,我近乎咬牙切齿地低吼道:“你他娘的到底要干么?!” 

    洛冰河笑了一下,像是再说“蠢”,欺身贴上我的耳垂,声音低得像是在用吴脓软语编一个迷之天大谎,不可告人。

    “干你。” 

    ——他轻薄羞辱我!

    洛冰河把我从底下整个掰开,把我刺穿,捅破,把我隐忍的闷哼干脆地碎成片,把我揉成羞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 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,活了这么多年,头一次这么难看。

    洛冰河退出来,语气还是轻蔑:“真是和女人一样麻烦。” 却重新为我扩张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顶起来,额头猛撞他,相抵,四月相对。“我会恨你!” 

    他不可一世的光彩竟闪忽肉肉的湮灭了一下,须臾有恢复如常,随手解开衣袍往我身上那么一盖,兴味阑珊:“无聊。” 

    他落荒而逃,却装作大获全胜地搬师回朝。

    ——我的眸子一定很红,否则他不可能退却。

    后来洛冰河把我带回了魔宫,每日变着法儿地床上折辱我。眼底下被蒙上细沙,光。华湮灭,我成了枯落。任由他摆布,反正只是一具空壳。我的魂魄早就死了。日子越发无聊起来。

    暮色四合,我被召到一处院落。

    满庭竹叶萧萧,唯竹舍静默。

    往昔如潮讯上涌,纷繁杂乱,扰我心绪。

    洛冰河立于一隅,仙裾飘飘,背上正阳冉冉,恍然一片少年作派。

    他唇瓣翕张,“师尊” 二字风吹入耳。

    恍然,迷惘,惊醒,怒。

    修雅召来,注入灵力,剑芒划过,尽成残余。洛冰河的脸冷下来,微一蓄力,白衣校服被震碎,身着的还是那席玄衣。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;“沈清秋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我把散到肩上的一绺头发撩到后边,笑地春风得意:“我只会耍剑,不解风情。”心底却在朝他附庸风雅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是谁,生得同一副皮襄,作一番好戏就可以假装那个人?天下谁都可以替我沈清秋种竹子,叫我师尊,唯有他洛冰河不行。

洛冰河眼底的寒潭一片萧森。他紧抿的唇终于被撬动,吐出几个薄凉的字:“那就来点实在的。”

不过瞬息间洛冰河便闪身到身旁,右手攀上我的左肩,臂上猛一用力便把我摁在地上,疼的生硬。

!!!

清冷退却,潮红欺上。

“别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”眼尾染上一抹红晕,我惊地口齿不清磕磕绊绊。

他却恍若未闻,丝毫不留情面。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把我翻覆,把我涂鸦。

——颠鸾倒凤。

我由枯叶变成灰烬,变成一抔草木灰。

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绿了芭蕉。”

我知自己大去之日已近,遂越发逍遥。

那一朝春雪初融,春雷乍起,有竹笋冒出,有竹节攀升。帐内人影重叠,春宵一刻。我心不在焉,突然惊觉百年之期已至。

眼皮注铅般沉了,是谁在耳边喊我的名字?无关紧要。

过往云烟在眼前纷繁跳跃,我走马观花,漫不经心地像个局外人。

可为什么无论怎么眼观都是那个人的笑,无论怎么耳听都是那个人的声?

他诚心地说:“谢师尊赐药。”

他开心地说:“师傅!师傅!”

他惊喜地说:“师尊!”

他不可置信地说:“师尊你当真要杀我?”

他低而柔和地说:“果真是师尊。”

……

我与他手掌心贴合,十指紧扣,他轻轻地说:“师尊。”

全部都是他,怎样都好。

有一滴水落在我的脸颊上,一滴两滴,而后愈发密集了。

额头上,下颔上,睫毛上,手背上……

“我错了,师尊,我真的……知道错了。”

“师尊……我真的……”

是谁在说话?

……

“师尊……师尊……”

是冰河吗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洛冰河背着光,煦阳给他的侧颜打上一圈淡淡地柔和地光晕,一如他柔软地心:“弟子洛冰河,见过师尊!”

我们重新来过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车?一辈子不可能写车。

在下最近眼睛做了斜视手术,所以不能在线。文大多是手写,然后朋友帮忙打的【感恩戴德】。

蟹蟹小蓝手!【23333】

评论(29)
热度(262)
  1. 花欲钓孤椒花椒 转载了此文字
©花椒 | Powered by LOFTER